一个平码10元中多少钱

百助|馬鞍山網站建設|馬鞍山網站制作|馬鞍山網絡公司|馬鞍山互聯網公司

百助CEO程磊參加市政協委員企業家聯誼會成立暨一屆一次會議

2019-03-30 09:24:28 作者: 點擊量:
上一篇 下一篇
       3月28日上午,市政協委員企業家聯誼會成立暨一屆一次會議在市會議中心在舉行。市政協黨組書記、主席李群出席會議并講話,市政協副主席王青松主持會議, 市政協領導和市政協委員企業家聯誼會50余名會員參加會議。百助CEO程磊作為會員代表交流發言。
       會議聽取了馬鞍山市政協委員企業家聯誼會籌備工作報告,審議通過了《馬鞍山市政協委員企業家聯誼會管理辦法(試行)》和馬鞍山市政協委員企業家聯誼會總召集人、召集人建議名單。
       在會員交流發言中,程磊從社會發展催生賽道選擇、戰略定位決定企業生死、企業發展需要運營文化、本土人才才能最終獲勝四個方面分享了百助創業心得,獲得了全場認可。

百助CEO程磊發言全文分享如下:
尊敬的李主席,各位領導,各位企業家同仁們:
       大家好!我是程磊,來自百助。非常榮幸能夠參加此次企業家聯誼會成立大會,在這里我簡單介紹一下我的企業。

       我是2006年在學校里開始創業的,2012年回到馬鞍山創辦了百助。百助是一家互聯網企業,2018年營收達到8億,繳稅4000萬,首次入選了中國互聯網企業百強,算是在馬鞍山這樣一座城市初步探索出了一條互聯網高科技產業發展的可行之路。
       可能很多人都覺得在小城市發展一些新的、前沿的技術是做不到的,在我們實踐的過程當中,發現實際上還是有機會的。當然今天在這里,我也不準備和大家展開介紹百助的發展歷程,因為我看到有不少都是熟人,如果大家對百助的發展感興趣的話,隨時歡迎來馬鞍山軟件園到百助進行深入交流。
       今天,我想圍繞我在馬鞍山這六、七年的創業經歷,與大家分享幾點感悟,當然在這里也算是班門弄斧了。
       感悟一:社會發展催生賽道選擇
 
      何為賽道?我認為其實對于每一個企業來說,都有自己所在的行業,我們在提供我們的服務和產品,因為時代的進步讓我們所處的行業越來越多、越來越細分,但實際上無外乎還是在滿足用戶的某一項需求,因為隨著人類的發展我們的需求越來越多!人類的需求越來越復雜,所以催生出了越來越多的行業。為什么把行業稱之為賽道?因為我發現作為企業家來說,今天都感覺到了非常大的壓力,競爭越來越激烈,這個時代好像不是很好,但我想說以我的判斷,我覺得十年以后再去看今天,可能我們會覺得今天的競爭就如同茶話會一樣,因為今天的競爭一定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激烈,我們在選擇這樣一個賽道的過程中,如何才能讓企業持續發展壯大?能夠活得好?我想在很大程度上,我們需要根據自身條件去選擇一個能夠最終跑贏的賽道,能夠成為行業第一的這樣的一個賽道,這是我們一個非常重要的選擇因素。
       其實,我們會發現大部分企業都會感到現在的生存壓力比較大,原因在于你所在的行業以及你的市場份額并不是非常高,你沒有絕對的話語權,你會在很大程度上受上下游的擠壓。同時,我們也能看到其實這個行業是在不斷地發展壯大,我們會發現真正的行業領頭羊,那些少數擁有核心技術、核心綜合競爭力的企業,發展得非常好,他們的營業額和利潤都在不斷的提高。當然,目前由于人才資源逐漸在向一線城市集中,我們會發現小城市壓力會越來越大。但是在某種程度上,我覺得更多的還是我們對于賽道的選擇有的時候不是那么明智,畢竟小城市和大城市相比,我們的資源非常有限。以一線城市為例,一個一線城市一年的GDP可能就已經達到我們安徽省全省的GDP,上海、北京都是剛好達到三萬多億,和我們安徽省全省差不多。
       作為馬鞍山的一家企業,如果我們圍繞馬鞍山本土去提供一些服務,很顯然我們的天花板就非常低。越是在小城市,我們反而需要去面向全國乃至全球提供服務,如果要是在大城市,其實我們面向本土提供一些服務也可以做得不錯,這個其實就是一個賽道選擇的問題。當然在小城市,如果我們過多的去跟一線城市直接面對面的PK,往往是難以獲勝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又要去考慮一線城市的那些大公司,他們所做的最前沿的研究是什么,而我們可能需要去和他們進行一些互補,而不是競爭同一個千億級的市場。這樣一個產業的周邊和上下游,一定會誕生很多百億級產業、十億級產業,而這些可能是中小城市剛開始創業的企業一個選擇的方向,這也是這些年我們在百助發展過程中總結出的一點經驗。
       在過去的幾年中,百助的主業是一款下載工具——下載器,可能很多人不太了解,但實際上大家可能都在用。我們每天通過電腦端一天覆蓋差不多將近2000萬用戶。一年下來去重用戶的話,基本上能夠覆蓋2到3個億這樣一個用戶群。這么多人在用我們的這個產品,而這個產品其實大公司并不會用心去做,因為工具軟件在行業中的附加值其實不像那些做內容的公司利潤那么大。比如像今日頭條、騰訊、阿里這些公司,他們會去做一些利潤空間更大的產業,而我們聚焦于小的產業,經過這幾年的發展,我們也取得了長足進步。這樣的一個產業在我們剛開始進入的時候,可能只有不到兩、三個億的市場規模,但是通過我們的努力,今天做到了十多億的市場規模。所以,產業本身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取決于產業中的這些企業有沒有真正的用心去研究產業。
       與此同時,很多人會說,雖然百助選擇了這樣的一個賽道,但是不代表就一定能成為賽道中的NO.1,這也是我衍生出來的第二個感悟。
       感悟二:戰略定位決定企業生死
       每一家企業必須要有自己的戰略定位,這非常之關鍵。很多企業,特別是中小城市的企業,可能在主業上的定位不是特別的明確,比如有這么幾類:
       第一類,創業企業。剛開始的時候我們總覺得好像雞蛋不應該放在一個籃子里,所以往往會選擇同時做幾個項目。或者說,有些人剛開始做的時候,覺得這個也能嘗試,那個也能嘗試,所以就同時做了多個方面的嘗試,做了一個大而全的東西,但是本身我們創業時的資源就非常有限,在有限的資源下還要分散兵力,想獲勝幾乎是不大可能的。反過來,如果說我們選擇聚焦,可能還有一絲機會。在座的各位都是一些比較成功或者有一定成績的企業家,我們會發現一些成熟的企業,往往又會面臨這樣一個問題,如果說它現有的產業做得不錯,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也有一定的利潤,往往就會一山望著那山高,過低地看待自己的產業,而過高地看待外面的產業,總認為自己這個產業雖然掙了點錢,但是有點辛苦,覺得挺累,看到隔壁他們家好像做得挺輕松,總覺得那個行業更好一點。有的時候又覺得自己的產業好像是一個傳統產業,時間比較久了,附加值也比較低,看外面別人做的是一個新興產業,附加值更高一些。往往會有很多人犯這樣的錯誤,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就會選擇把他自己原有主業所獲得的利潤,廣泛地進行投資,有的時候投的其實跟他的主業并沒有什么關系,甚至有些人一度認為離自己的主業越遠,未來可能越安全,說白了就是對自己的主業沒有信心,不看好。
       換句話來說,如果你已經成為賽道的NO.1,那么你已經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賽道,這個時候你還不看好這個賽道,我想說恐怕這個賽道就真的沒有什么機會了。我們會發現在很多情況下其實行業本身做大或者做小,絕對不是由行業自身決定的,以我所在的互聯網行業為例,在中國我們知道的最大的互聯網企業是騰訊和阿里,百度作為一家搜索引擎公司已經掉隊了。搜索引擎產業在世界范圍內不是一個大產業嗎?我所知道的全世界最大的互聯網公司是谷歌,剛好就是做搜索引擎的。這些企業的案例,說明產業本身可能真的不能決定有多大或是多小,而是取決于產業里的這些企業,特別是領頭的企業到底怎么想!
       與此同時,我們也會發現有一些傳統企業,在這一輪的壓力當中確實感到活不下去了,總是想著我要去轉型,各種各樣的轉型,各種各樣的嘗試。其實我在剛開始創業的時候,總是覺得一個人如果把一件事情做成,是不是也可以同時做成很多件事,但實際上我越來越發現,進入了一個行業往往就決定了你的一生,你很難能夠在非常大的范圍內進行產業轉型。有人說不轉型是等死,轉型就是找死,在我看來,恐怕有的時候等死可能要好過于找死,當然我并不是說那種所謂的等死。
       很多人對我說,你做的互聯網行業是新興行業,我們做的農業、工業是傳統行業,其實我真的不是這樣認為的。在我心目中,我們和在座的各位沒什么區別,如果從廣義上講,我所從事的行業是一個PC互聯網的行業,從一定程度上來說,在互聯網行業當中它也是一個傳統行業,而且未來所有的新興行業隨著時間的推移,最終都會成為傳統行業。但是傳統行業難道沒有機會嗎?上周我去了上海,有幸接觸到東阿阿膠的董事長秦玉峰,和他進行了一個深入的交流,東阿阿膠養驢是農業,頂多是在農業的基礎上再做一點加工,算是二產吧。很顯然從傳統意義上來說,這不是一個什么所謂的新興行業,但是東阿阿膠這樣的一個產業在2006年秦總接手之后,從一家瀕臨倒閉的國企,發展到今天營業額大幾十個億,而且大有馬上就要沖破百億的趨勢,利潤率非常之高,能夠達到30%。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由于他對驢制品進行了有效的產品開發,帶動了整個上游,就是驢肉市場,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得到了長足的發展。據他說,十年前農民養一頭驢價值一千塊,今天農民養一頭驢價值一萬塊,解決了整個中國包括山東、山西、陜西、內蒙、新疆等很多貧困地區農戶的生活問題,他們幫助當地的這些貧困戶養驢致富,養一頭驢就相當于銀行存了一萬塊,帶動了數以百萬計的貧困人口脫貧,秦總也成為了全國首批脫貧帶頭人,我認為他是非常值得尊重和學習的榜樣。
       我所接觸的一些傳統行業,反倒是真正在推動社會的進步。我所理解的傳統和新興企業,不是說一產二產就是傳統,三產互聯網就是高科技,作為一位一產二產的企業家,如果能夠不斷地去學習新的產業、新的思想、新的模式,能夠把它有效地應用到一產二產當中來,也就是今天我們所說的互聯網+、產業互聯網,不管換什么樣的名詞,說到底還是我們要用最新的東西去對原來的舊東西進行重構。作為一個互聯網人,如果要我去養驢,很顯然我肯定不會養,但是這些養驢的人如果能夠借助一些新思維、新技術來養,肯定會得到長足的發展。
       任何一個行業絕對不存在所謂的傳統、所謂的被淘汰,而是取決于你自己的思想是否真的被淘汰。只要思想不淘汰,這個產業就不會淘汰。所以,我覺得定位對于企業來說,真的是起到決定生死的作用。我也說了百助是一家非常注重定位的企業,我們在早期決定了做這件事,在過程當中隨著自身的發展確實取得了不錯的進步。這個時候,包括互聯網行業、傳統行業等很多行業的人,都來找我們尋求合作,但是這些合作實際上大半都與我們的主業不太關聯,有的給出的條件非常好,需要你投入的非常小,然后看似能得到非常大的回報,但是我們還是更多的選擇了說不,拒絕了這些與我們自身產業關聯度不大的合作,而是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了這樣一個小的產業上來。
       我們在2014年剛開始決定做這個行業的時候,也是這個賽道剛剛開啟的時候,當時對于全國各地來說機會都差不多,在這種情況下北京、上海有無數的團隊都在做這件事情,作為一家馬鞍山的團隊,很顯然我們在技術、視野和一些資源上跟他們相比差距非常明顯,所以剛開始的時候一些行業最大、最主流的客戶全部都被北京、上海的競爭對手拿走了,而我們剛開始只能選擇采用一些非常邊緣化的方式來發展。我們在合作伙伴方面,選擇的是農村包圍城市的方案,什么意思?別人的市場人員一講到互聯網,肯定是去北上廣;我們的市場人員,是北到內蒙古大草原,西到貴州的某一個少數民族集聚區,南到海南、廣西一些根本就不知道的地方。我們的市場人員甚至有的時候要坐火車、汽車轉好幾天,才能到合作伙伴所在的地方,和他們進行深度的洽談,最后把他們拿下。正是這樣一點一點的積聚,讓我們逐漸在合作伙伴數量上得到了長足的進步,今天我們的合作伙伴數量占比達到了88%,可以說把全行業所有能合作的點基本全部覆蓋。慢慢的企業有一定的實力了,我們開始和一線城市大一點的客戶來進行合作,而這些大客戶看到你確實在全國范圍內已經有這么大的市場份額,慢慢開始考慮跟我們合作。今天我們的市場份額已經達到了80%以上。
       當然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整個過程當中我們投入了最大的兵力,北京、上海的一些競爭對手,因為資源更多,信息更多,他們一方面在做這個項目,但同時他們發現每時每刻有很多新的項目在誕生,反倒是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所以這種情況下,比如他們公司里一百多人,但實際上在做我們下載器項目可能也就投入了十幾、二十個人。而今天作為百助來說,我在下載器這個項目上,整個公司接近200人的規模,可以說95%以上的人都在做這個項目,我們的兵力是別人的十倍。所以我說企業發展在一定程度上來說,它就是一場戰爭。用孫子兵法的觀點來看,更多的還是以多勝少,核心還是實力原則、兵力原則,這個是我們在過去幾年當中得到的一點經驗。
       正是因為這樣的聚焦發展,在過去的四年時間里,我們讓下載器這樣一個產品的單位產出,也就是類似于超市的客單價,我們在行業內叫ARPU值,單位用戶的消費金額,我們讓它翻了四倍以上,也就說單位的流量價值、整個產業鏈的價值和規模翻了四倍以上,我們幾乎是以我們一己之力,打造出了一個10億級的新市場,讓我們整個產業鏈上下游數以千計的中小企業得以生存發展,預計解決就業上萬人。當然很可惜的一點是目前我們所推升的這些上下游企業,還是分布在全國各地,未來我希望更多的在我們本地催生出這樣的一批企業。
       感悟三:企業發展需要運營文化
       第三點,我的考慮就是企業發展需要企業文化。我們在過去的幾年當中,發現我們老是會出現發展一個業務,一段時間之后又停掉又歸零了,然后再重新再來,這個人的問題、企業文化的問題始終無法解決。后來怎么解決的,我們就積極地出去學習。
       企業生存需要學習。一方面我們去跟谷歌——國外最好的互聯網公司學習,另一方面在國內我們跟阿里學習,因為阿里當初在杭州發展,早期的時候招人也很困難,這些人才的素質也非常有限,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學習他們的文化,再嫁接于我們馬鞍山本土的這些人才,這樣形成了我們百助自己的一個模式。經過這些年的發展,我們算是形成了一支平均年齡只有二十七、八歲,近200人的一個創業團隊。
       我們過程當中采用了多種方式。第一,我們效仿北上廣深一線城市的創業公司,采用“996”的創業文化,公司里面很多人工作強度還是非常大的。第二,我們采用最高的薪酬去吸引本土最優秀的人才,我們薪酬是按照北上廣深的標準來走的。第三,我們是采用全員持股的方式,很多年輕人進來之后一方面拿著不錯的薪酬,另一方面他還擁有這家公司的股權,未來這家公司的成長紅利他同時都能獲得。當然有一些人剛來的時候,可能對什么股權這些沒什么概念,這個也沒有動搖我們的信心,我們最終發現留下來的團隊都是對整個企業文化非常認可的。
       感悟四:本土人才才能最終獲勝
       第四點,也是最后一點感悟,我認為其實本土人才才能獲勝。我相信在座的企業家們在馬鞍山,都會提到人才的問題,畢竟小城市確實在人才上有極大的瓶頸。在早期發展的過程當中,我們始終無法解決這個問題,小城市本身沒有吸引力,我們雖然離南京很近,但說實話我們從南京引進的人才非常有限,反倒是我們馬鞍山的人才流失到南京的倒是不少。在這個過程當中,作為一家創業企業來說,剛開始企業的吸引力也非常有限。反正招人難,留人也很難,我們還是選擇招馬鞍山本地的人。剛開始我們一點一點去打造,因為這些人本身可能不太懂,我就加強培訓。這些非互聯網人才經過我們的強化培訓,改造成互聯網人,經過長年累月的發展,到了今天,也打造出了一個不錯的團隊。我想,正是因為這樣的一個發展,今天我們整個企業的吸引力才會變大,在去年的下半年到今年一季度我們吸引到了不少來自北上廣深回流的一些馬鞍山人,也招到了一些阿里、騰訊回來的高端人才,我想這其實算是一個破局之策。
       總體而言,今天我非常榮幸能夠參加此次會議,我想,在和平年代把企業做好,讓企業成為社會發展不可或缺的一員,不斷地創造價值,推動社會進步,是我們作為企業家當仁不讓的責任。在未來的日子里,百助也將繼續做好馬鞍山互聯網黃埔軍校這樣一個角色,不斷地為我們全市所有的產業輸出互聯網的人才、文化、思想,努力與在座的各位為我們小馬振興,為我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不懈奮斗!謝謝!

一个平码10元中多少钱 山东扑克牌3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最新技巧 浙江福彩15选5走势图超长版 体彩新时时彩 导师带领买彩票可信吗 双色球2017086期开奖结果查询 今天大乐预测汇总彩宝贝 全天快乐飞艇人工计划 江西时时计划博客 pc蛋蛋平台投注